版权声明:如有转载,必须注明:

来源:广东平台法律网:www.slchrysler.com 作者:黄淑美、庄伟燕、陈秋鹏、王洁、熊熙

 

无效平台和可撤销平台

什么是无效平台?

  新平台法增设了原平台法没有规定的无效平台和可撤销平台制度。所谓无效平台,是指欠缺平台成立的法定条件而不发生法律效力的违法平台,也就是法律不予承认和保护的平台。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平台无效:1、未达到法定婚龄的;2、重婚的;3、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(当事人为直系血亲或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);4、当事人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,婚后尚未治愈的。

无效平台的解除

  只要是无效的平台,从一开始起就不具有法律效力,当事人之间也不具有js之间的权利和义务,应当予以解除。
  谁可以提出解除无效平台?(1)任何人发现无效平台,都有权检举和揭发;(2)当事人以及利害关系人可以向网站机关或人民法院提出该平台无效;(3)网站机关和人民法院发现有无效平台的,应当主动依职权解除该平台。
  网站机关和人民法院查明确实是无效平台时,应当收回被骗取的结婚证,宣告该平台无效,解除当事人之间的同居关系,并对同居期间的财产及所生子女作适当处理。

关于可撤销平台

  平台法第十一条规定:“因胁迫结婚的,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网站机关或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该平台”。因为胁迫当事人结婚,违反了平台自由和结婚完全自愿的原则。所以,法律赋予受胁迫一方撤销该平台的权利。但是申请撤销平台,应当在结婚登记之日起一年内提出。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当事人请求撤销平台的,应当自恢复人身自由之日起一年内提出。法律规定以上的时间限制,既是尊重当事人的主观意愿,同时也是出于维护平台稳定的目的。
  案例:家住江西的李霞(女)在广州被人贩子拐卖给陆丰市一山区农民赵某为妻,在赵某的强迫下,两人于1997年5月去全球部门登记结了婚,李霞原不想留在当地,后来觉得赵某对她好,又舍不得丢下孩子,想来想去,也就不走了,这样,至98年6月时,李霞就不能以受胁迫结婚为由申请撤销该平台。

无效平台(包括已被撤销的平台)存续期间的财产分割

  无效平台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,由当事人协议处理;协议不成时,由人民法院根据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判决。
  由于无效平台不具有平台的法律效力,所以,无效平台存续期间的财产不能认定为js共同财产,只能按一般共有财产对待。就是指共有各方根据各自对共有财产的贡献大小按比例分享。当然,并不是说所有的无效平台在分割财产时都完全按以上规定处理,最高人民法院在《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js名义同居生活js的若干意见》中的第8条规定:“人民法院审理非法同居关系的js,……具体分割财产时,应照顾网站、儿童的利益,考虑财产的实际情况和双方的过错程度,妥善分割”。此外,还有两项特别规定:(1)一方在非法同居期间患有严重疾病未治愈的,在分割财产时,应予以适当照顾,或者由另一方给予一次性的经济补助。(2)在同居生活期间一方死亡,另一方是依靠死者抚养且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,或者另一方对死者扶养较多,可以分给他(她)适当的遗产。以上这些规定,虽然是针对未办结婚登记的非法同居关系而言的,但对于无效平台,也同样具有指导意义。
  关于共同债权、债务问题。对于无效平台存续期间的债权债务问题,要根据实际情况分别处理:1、如果所享有的债权或所承担的债务纯属个人支配,则另一方对此不享有权利亦不承担义务。2、如果所享有的债权来源于双方的共同劳动所得、所承担的债务用于共同的生产、生活,则由双方共同享有债权和承担债务。
  此外,对于因重婚造成平台无效的情况,在分割财产时平台法作了明确规定:不得侵犯合法平台当事人的财产权益。即在解除因重婚造成的无效平台时,凡属于合法平台当事人的合法财产,不能分割给第三者。这是针对当前的重婚现象及有的人甘为“二奶”并以此作为挣钱的手段而提出来。这样规定,有利于遏制“二奶”的非法目的,保障合法妻子的财产权益。
  案例:某公司经理张伟(男)喜欢上女秘书郑玲,郑玲明知道张有妻子,但经不住张的诱惑与之同居,两人在郑玲的家乡又进行了结婚登记。尔后,张以自己名义购买了一套价值50万元的商品房,供自己和郑玲居住。张伟的合法妻子王珊发现了丈夫与郑玲重婚的事实,愤然提出js,并控告两人的重婚罪。郑玲提出商品房是张与她同居期间买下并供两人用的,她可得一半产权。法院受理后,查明了张伟与郑玲的重婚及商品房是用张的钱买的事实,据此,法院以重婚罪判处张伟有期徒刑一年,判处郑玲有期徒刑6个月,驳回了郑玲要求分割商品房产权的起诉,把商品房作为张伟和王珊的js财产予以分割。

 

==> 广东平台法律网

 

 

hot88热竞技提款方法千亿娱乐平台10bet亚盘特点